名门艳旅 - 第528章

  三女虽然都没有说话,但从每个人眼角都是亮晶晶莹的来看,显然六郎的话感动了她们。六郎语出真诚,句句肺腑之言,其中蕴涵的情意更是不可度量,三女怎能不感动?

  六郎说着说着也是十分动情,眼角也有些湿润:“再说,男女之爱,贵在自然,两情相悦,水到渠成。我和众位姐妹,互相都不了解,我甚至连每位姐妹是否愿意都不知道,你们怎么让我痛痛快快的答应?本就不确,如果因此我就贸然答应,那就玷污了男女之间最纯洁的爱。如果爱是如此随随便便的话,那爱还有何神圣可言?海誓山盟,是一个终身的誓言,难道这样轻描淡写的三言两语就说定了?如果我就这么答应了,岂不是对这些姐妹的亵渎,难道你们的爱就如此不值一提,难道你们就这么瞧不起自己?事涉女孩子终身幸福,岂能如此草率?最起码我也要亲口听到每个人告诉我,这是她们内心真心愿意的,这样我的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背后传来轻轻的啜泣声,六郎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些「百花宫」中的女孩子。

  张静初、张静贤、宋雪怡也好不到哪里去,眼泪是止不住的往下流,六郎很理解她们此时心中的感受,所以也没有出言劝解。老实说,他自己何尝不是眼角发酸,要不是强行忍住,只怕比姑娘们也好不了多少。今天在这种特殊的情形下,将有些心中深藏许久的话说了出来,心中也感觉好受了许多,自己的很多想法,很多时候并不为姐妹们谅解,很多人的心中可能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到处留情的风流情种,所以,很多时候根本就不顾忌自己的感受,一厢情愿的给自己拉拢新的姐妹。当然,就目前已有的姐妹来说,大都是形势使然,不容推辞,自己也是乐意的,而且她们如此不忌不妒,更是十分难得,因此有些话也就一直没有机会说,在今天这个特殊的场合下终于说了出来,却是十分合宜,消除误会,感情更真更深。

  宋雪怡擦去脸上的泪水,抬头对六郎道:“六郎,姐姐错怪你了,你今天这席话应该是第一次对姐妹们说吧?即便是清雅她们,恐怕也没听说过吧?”

  六郎点点头道:“有些话我本来没打算说的,因为你们对我太好了。你们现在明白了,我并不是故意装腔作势。”

  张静初也擦干泪痕道:“六郎,姐姐今天突然明白了很多问题,握相信在场的每一个姐妹都有我这种感受,尤其对于爱的真谛,我相信每个人的认识都进了一步。”

  张静贤也道:“我们有些问题想得太简单,而且太过一厢情愿了。”

  宋雪怡接道:“连清雅都没悟到这层,就更别说我们了,六郎,你刚才所说的理由确实无可辩驳,我们现在唯一能给你的回答就是能亲口告诉你我们的真实意愿。我现在可以亲口告诉你,姐姐此心,已属君所有,姐姐此身,可随时奉献。”

  不待六郎言语,宋雪怡已转身对「百花宫」众女道:“刚才六郎的话,你们都已经听过了,现在就由你们自己亲自告诉他吧,不管愿意与否,我想他都乐意听到。”

  如此一说,众女自然不再迟疑,纷纷走到六郎的身边,说出心中的爱意。

  “六郎,姐姐一点殷红,随时任君摘取。”

  “六郎,姐姐愿与你一起共担忧愁,共享欢乐。”

  “妹愿永随哥畔,给哥温暖,望哥能永伴妹旁,给妹阳光。”

  “不管天边海角,小妹永远追随左右。”

  没有丝毫的羞涩,没有一丝的做作,少女们吐露着赤裸裸的心声,六郎眼角再度湿润,这是少女最宝贵的心声啊。面对如此情景,就是铁石人儿也会被感动,何况多情的六郎?如果再拒绝她们,那就是矫揉造作,是对少女们赤裸裸的爱心的践踏。他抬起头,目光从众女的脸上划过,心中的决定已经做出。

  望着众女满含期待的眼神,六郎道:“郑某能得到你们的青睐,真是前世积德,我只能向你们保证,我绝不辜负你们任何一人的深情厚爱。在此我对天铭誓,若有违此誓,必遭天打五雷轰,不得好……”

  “六郎,千万别说出这个字,我们不能没有你……”

  宋雪怡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说下去。

  “……”

  六郎心中激荡,突然一把搂紧了宋雪怡,在她还没有来得及挣扎之前,头一低,吻住了那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宋雪怡虽然是猝不及防,但是却没有任何挣扎,仿佛是意料中的,一双柔荑搂紧了六郎的脖颈,与六郎专心打起了「舌战」。

  宋雪怡用力挣脱,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道:“六郎,我差点窒息了……”

  说着将身边的苗怀玉推入六郎的怀中,六郎自然又是搂住一阵热吻,谁也逃不掉,连张静初和张静贤也未能幸免,被六郎搂住狂吻一阵才放过。

  经过了亲蜜的亲吻,众女也都完全放开了,薛东瑶笑道:“六郎,你可真馋……”

  众女闻言全都嗤嗤娇笑起来。

  六郎闻言毫不在意,笑着道:“你们不饿吗,我可饿了。”

  罗燕斜睨着他笑道:“姐妹们的香唾难道还没有喂饱你?”

  六郎咂咂嘴道:“那不过是饭前的开胃品罢了。”

  苗怀玉娇笑道:“我的大老爷,你的胃口还真不小,饭早做好了,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众女嘻嘻哈哈的簇拥着六郎进洞,席地而坐,众女端出饭菜,小妮子边蜻蜓笑着问六郎道:“哥,你要不要喝点酒?”

  六郎奇怪的问道:“咦,难道你们还带有酒?”

  许美萍笑道:“只有几瓶,偶尔我们会喝一点。”

  说话之间,贺芳已经拿出了一瓶酒和几个杯子,笑着要给六郎倒酒,六郎笑道:“我不用杯子。”

  顾盼春奇怪的问道:“哥,难道你想抱着瓶子喝?”

  六郎笑着摇摇头,没有做声。

  方秀宁和黎月姿相视一笑,董香君问道:“方姐姐、月姿姐,你们笑什么?”

  张静初、张静贤和宋雪怡也是微笑不语,想必也是猜到了六郎的意图。

  扈玉娘道:“就是啊,你们一定知道哥要用什么喝了?”

  黎月姿笑着指了指扈玉娘的小嘴道:“你难道还不明白么?”

  扈玉娘的脸一下涨红了,几个还不明白的到现在也都明白了。

  贺芳笑嘻嘻的道:“哥,你为什么不早说呢,打什么哑谜呢?”

  真是个大胆的女孩,张嘴喝了一口酒,扑入了六郎的怀里,两人吻在了一起。不过,毕竟以前没干过这种事,所以一多半的酒倒是贺芳自己喝了进去。

  贺芳不依道:“哥,你使坏,酒倒是我自己喝了。”

  六郎笑着将小娇娃搂入怀中道:“是你自己没掌握好,倒反来怪我。”

  贺芳不服气道:“我倒要再试试,这次才不会让你使坏了。”

  果然第二次大有长进。

  董香君笑着道:“凤姐,你已经喂了两口了,该让给其他姐妹们了。”

  贺芳笑着亲了六郎一口,促狭的道:“我就不让,让你那张小嘴馋死。”

  虽是这样说,身子却是满意的从六郎身边挪开。

  董香君反唇相讥道:“还说我馋呢,自己的馋相怎么不说?”

  众女是嘻嘻哈哈,互相打趣,这顿饭吃的是兴高采烈,众女俱都兴致高昂,破天荒的都喝了点酒,六郎当然喝的是最多,但这点酒对于他来说却是微不足道。

  吃过饭,收拾完毕,众女拥着六郎进了后面的一个小洞,地上铺满了被褥枕头,显然是众女的卧室。六郎惊讶的道:“你们还真会享受,荒郊野外也布置得这么好?”

  宋雪怡笑着解释道:“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们在这住了很长时间吗?”

  六郎往地上一躺道:“真舒服,今天又可以睡个好觉了。”

  张静初「噗哧」笑道:“六郎,你这个愿望今晚可要落空了,这么多妹妹可不会放过你。”

  六郎喝了点酒,兴致也十分的高,闻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难道我还会还怕你们不成?”

  张静初笑着对众女道:“各位妹妹,你们可都听见了,六郎可没将你们放在眼里呢。”

  扈玉娘不服气的道:“难道我们这么多姐妹还对付不了他?”

  方秀宁羞笑道:“现在说这些都没用,看谁能笑道最后?”

  宋雪怡望着张静初、张静贤二女道:“初姐,你们都是过来人,我看……”

  她的意思显然是想让二女打头阵,增长点见识。

  张静初笑着摇摇头道:“宋妹妹,一回生,二回熟,除了刚开始会有点痛之外,就没什么了。今天是十二位妹子的好日子,我和兰妹妹就不搀和了,我看就由凤妹妹打头阵吧。”

  贺芳闻言道:“打头阵就打头阵,我才不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