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龙 - 第548章 许茹卿46

  从正面看,你完全可以理解那些男人的眼神,许茹卿今晚真的是光彩照人,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她的美。她尾端挑染成栗色的顺滑乌发完全朝后梳起来,然后在头顶拢成一团高高的发髻,那大大的花骨朵般的发髻上戴着一具细细的白金发冠,发冠上点缀着一排光彩夺目的珍珠,这让她清瘦的瓜子脸显得更加颀长,高高挑起的黛眉下方一对凤目清澈鉴底,细长笔挺的琼鼻下方两片薄唇涂着淡淡的裸色唇彩,两边白玉雕成般的耳珠上各戴着颗拇指大小的珍珠耳钉,白亮的珍珠发出淡淡的光芒,映衬着她白的透明的肌肤更加贵气。

  她修长白腻的脖颈下方系着一串三排的银色珍珠项链,那银光烁烁的珍珠项链衬托得那脖颈如白天鹅般优雅动人,在窄窄的挂脖面料旁露出两截优美的锁骨,顺滑的黑色真丝礼服贴身剪裁得恰到好处,两坨不大却很尖挺的丰隆在真丝面料下方撑起两块圆形的凸点,只有他才清楚里面那两团白腻的乳肉是如何的滑腻柔软。她那两条细长的白胳膊上各套了一对光滑的黑色缎面齐肘长手套,这副手套只连到她的中指上,半个手掌被轻薄的黑色蕾丝罩住,那五根水仙花瓣般雪白的纤指却露在外头,在灯光下更增添一种优雅高贵的气质。

  她纤细的玉手轻轻捻着勃艮第杯的长脚,另一只手抓着一个长方形的银色蛇皮纹手袋,清晰细腻的高级蛇皮质地十分低调,但包口的白金搭扣上那两颗黑钻石,却显示这个手袋价值不菲,只不过许茹卿拿在手中却十分协调,好像任何珠宝都被她身上的光华所压制住一般。

  除了文龙之外,在场的其他男人都争着想在她面前表现自己,男人们个个舌灿莲花、高谈阔论,尽情展示自己成功人士的风度素养与财富地位,他们就像三个从头武装到脚的骑士般,簇拥着一位雍容高贵的女王,不惜代价、变着花样、争先恐后地讨她欢心。

  只不过他们急切的表情动作,至多只换来许茹卿淡淡的一笑。许茹卿说得并不多,她就那么静静的站着,只是偶尔偏一偏头,扬一扬脖子,一对恬淡的凤目转一转,在场的每一个男人都觉得她在看自己,每个人都沾沾自喜,觉得自己与众不同起来,然后便像打了兴奋剂般亢奋的说个没完。

  文龙盯着她峰峦起伏的侧脸,她那纤长的眼睫毛偶尔扑闪一下,她嘴角不经意流露出的一丝笑意,她白天鹅般的脖颈上下滑动,都让他心神为之荡漾,他很清楚她黑丝礼服下的身体,那如丝绸般光滑的肌肤曾经在他掌中轻轻颤抖,那白瓷观音般的纤柔玉体曾经在他胯下颠簸摇摆,那柔美的薄唇曾经为他吐出婉转动人的呻吟,这一切原本都是他独享的,这个绝代尤物应该属于他的。

  但是,她却逃离了他的掌尖,无论她的初衷如何,这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背叛,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脱离他的掌握,他决不允许。

  文龙再也没耐心听那几个老男人扯淡了,他用指甲弹了弹手中的酒杯,清脆的声响让几个人的视线都转了过来,包括一直没在意过他的许茹卿,男人们的眼神中蕴含着被无名小卒打扰的郁怒,他丝毫不在意他们怎么想,他只是注视着许茹卿道:“卿姨,我有些事想告诉你,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许茹卿的黛眉微微蹙起,她面无表情的淡淡道:“文龙,我跟几位叔叔正在谈话,如果不是很要紧的事情,可以改天再说吗?”

  她的话虽然客气,但用词却带着一股让人着恼的冷漠,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又重新摆出了长辈的身份,好像是要借此点明他们之间的关系。

  怒火在文龙心头暗暗燃起,对于许茹卿的言行他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他轻轻皱起眉头,语声仍很低沉道:“这事情很急,必须马上说。”

  或许是看出他眼中的火焰,许茹卿好像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她凤目中滑过几分忧虑,举起手中的红酒杯,带着歉意对其他三人道:“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下,待会见。”

  那三人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点点头目送着许茹卿与他转身离开,但他们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许茹卿的背影上,直至他们消失在人群中。

  许茹卿转身后又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玉石雕像,她看也不看他一眼,自顾自的缓步走着,她好像知道他肯定会跟上来一般,刻意躲开了人群的热闹处,绕着墙角从那个红木大阶梯走了上去,他也一言不发的跟在身后。

  上楼梯的时候,她戴着黑缎蕾丝露指长手套的柔白纤指抓着黑色长礼服的裙摆,两条修长的玉腿在裙内款款摆动,虽然脚蹬着11厘米的细高跟凉鞋,但她的动作却十分轻松自如,一步一步间极尽优雅,从那个方向看都是个无可挑剔的优质美人,看的他下身一阵阵的发热。

  许茹卿仿佛对这里的结构很是了解,她带着他走到二楼角落的一间休息室,他把厚重的红木大门关上,外面的音乐声与人声再也听不见,此刻屋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这是一间100多平方米的房间,天花板的挑高很高,里面的家具装饰都是古典风格,脚下是柔软的猩红色地毯,墙边靠着大大的暗红色书柜,当中放着一张又宽又大的书桌,书桌背后挂的油画又长又重,整整遮住了大半个墙面,屋中的其他地方散落放着几把带扶手的椅子,看起来像是个供会员阅读的图书室,难怪这里的隔音效果这么好。

  许茹卿把手中的红酒杯放在书桌上,她带着黑缎蕾丝露指长手套的两根玉臂抱在胸前,用那种冰冷的眼神看着他,淡淡道:“文龙,你现在可以说了,有什么事吗?”

  “你知道的,为什么要这样做?”文龙上前迈了一步。

  “什么为什么?你想说什么,请快一点。”许茹卿的凤目冷冷的看着他,眼中没有任何波动。

  “你跟章志和的那个交易,还想瞒着我多久。”文龙也有些动气了。

  “你知道了?”许茹卿略微有些惊讶,她的眼神中出现一丝审慎,她很快便接着道:“一定是曹东明告诉你的吧。”

  他没有否认,她略略摇了摇头,嘴角有些不屑道:“这就让你生气了,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要告诉你。”

  “为什么?”文龙随口问道,但心中却咯噔一下,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许茹卿的态度令他迷惑了,她并未向他所认为的一般,在他面前露出心虚的样子,难道她真的没有意识到,这种背叛的行为会惹怒他吗?

  “你有没有考虑过,他为什么要在事情已经成定局之前告诉你,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了,但却早不告诉你,迟不告诉你,偏偏挑法庭已经宣判后告知,你难道就没起过疑心吗?”许茹卿微微偏着臻首,她嫣红的嘴角带着几分讥讽的笑意。

  文龙被她看得有些气馁,原本满腔的怒火和怨气,此刻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略一思索,他越发觉得曹东明行为之可疑,如果他想要通知他的话,早就应该告诉他这件事,让他有时间去与许茹卿协商;如果他反对这件事的话,那他也不应该配合许茹卿的行为,更不会有什么通风报信的事情。而他的做法却是暗中配合了许茹卿,然后却在事情已经发生后向他报信,这种做法整个事件并没有什么影响,除了——除了让他跟许茹卿之间产生隔阂之外。

  在此之前,他并没有深入思考曹东明的行为,他已经被许茹卿的离开弄得心神紊乱了,失去了往日的敏锐,这时候回想起来,曹东明的举动实在有些古怪。

  他这么做目的何在?他可以从中获得什么好处呢?文龙的眉头深锁起来。

  “事已至此,也没必要说太多了。时间不早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许茹卿见他陷入深思,她拿起红酒杯就想朝外走去。

  “等等。”文龙霍然醒来,伸手拦住她的去向。

  “还想怎么样?”许茹卿有些不耐烦道。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跟章志和做那个交易,这件事应该由我来决定的。”

  “为什么?你竟然问我为什么?”许茹卿握着红酒杯的手指一阵颤动,有几滴暗红色的葡萄酒洒了出来,滴在她如水仙花瓣般柔白的纤手上,好像人体的血滴一般。

  “我的丈夫、我孩子的父亲还在监狱里,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救他,难道我做错了吗?”许茹卿的玉容淡然无波,她的语气虽然很尖锐,但她的声音却像往常般冰冷清澈。

  “那你也要事先征求下我的意见。”文龙有些不好回答,许茹卿的行为在道义上无法辩驳,他其实早就知道她的答案了,但他不忿的却是她对他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