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四十五章 妻妾销魂


  从“媚惑”出来又顺便逛了逛“女人世界”,现在女人的服饰可真够五彩缤纷、琳琅满目的,逛得我都有些花了眼,可着心选了些性感出位、妩媚动人的时装外套、细高跟儿鞋靴让两女轮流试穿给我品味,尤其是一套紫色的长袖针织贴身套裙,穿在玉凤身上更显得前凸后翘,勾勒出迷人的曲线,配上清秀雅致的脸蛋,让我觉得一下子就有些冲动起来。

  等到在江陵知名的“高美”美容美发厅简单做了美发出来,我一看时间都是下午六点了,干脆陪着两名长发靓女在旁边的小店吃了晚饭,说真的,吃饭的时候,这两名高挑美女可真成了全场的焦点,男人火辣辣的目光和女人略有些嫉妒含酸的目光时不时在她们身上掠过,我慢条斯理地吃着,品着眼前一对都市时髦女郎,想到这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时髦靓丽、优雅迷人的女孩子,如今还不是被自己随心所欲地压在身下奸淫玩弄,迟早被调教成任自己摆布消遣的一对小蜜艳妾,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得有了几分自得和满足感。

  车开回“碧潭飘雪”的时候,临到要下车了,玉凤突然捂着肚子说疼,我有些不解地问她,“怎么回事啊?”她有些恼怒地给了我一个白眼,谢娟在旁边打着圆场解释说,“还不是爷昨晚干她干得太狠了点啊,你们男人快活,我们女人遭罪啊!”我这才明白过来。

  江雯丽看着昨天出去还是一件白色连衣长裙、淑女鞋的玉凤,今天回来却换了套紫色针织贴身套裙,脚上也换了白色包头中空细高跟鞋,不经意之间显露出一丝成熟与妩媚,加上走路也有些一拐一拐地显得异常,顿时有些明白过来。她在我耳边暧昧地笑着低声说,“白秋,好你个死鬼一晚上把一个纯洁的淑女变成了少妇,你可真够狠的。”我笑着打趣她说,“怎么,吃醋啦?”“谁吃你的飞醋啊,要吃早成了醋坛子了!”

  昨天玉凤虽然来报了到,没到晚上就被我拉了出去,所以连住宿都没有安排好,今天回来雯丽简单给安排了一下。“碧潭飘雪”中龙腾占了一个单元的两套跃层小高层,下面一套是一二层,安排的是工作区。而上面一套是第三和第四层,这里被安排成生活区。月琴和春花就在属于生活区的第三层佣人房歇息,我住在第四层的主卧,雯丽住在次卧,新来的玉凤被安排和谢娟一起住在这一层的客房里。

  其实外人只要一进来,就会很容易地发现我一个大老爷们和这么多年轻美女住在一起有些不对劲。但外人哪里又能进来呢?且不说外面严密的物管保安,这两套房子只要一锁上单元门,就成了我的家天下,在这里谁又敢说个“不”字啊!

  在众多美女的帮助下,玉凤很快收拾好了自己简单的行李,还把今天买的大包小包装进了大衣柜。我独自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了身睡袍坐在转角沙发上,将脚伸平放在搁脚凳上面,打开落地灯,柔和的灯光顿时笼罩住了我的身体,一种惬意温暖的感觉浮了起来。让我全身都觉得很舒坦。

  我拿了本经济管理方面的书翻了翻,由于精神上感觉有些疲倦,看着看着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睡过去了。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盖了条薄被,雯丽正陪坐身边看着电视,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小。“几点了?”我问道,“快十点了,”她看见我醒来,低声回答道。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站起来走到衣柜旁从提包里拿出一个黑色垃圾袋包裹着的东西出来,“什么啊?”“别人送的生活片,来,我们夫妻两个好好观摩学习一下!”我有些淫亵地对雯丽说着。“谁和你是夫妻啊,那只是你说的,我可没承认啊。”“老夫老妻了还说这个,雯丽,你这大姨太的位子别人就是跪着求我,咱都不会答应的啊!”我说话的口气像个无赖,让雯丽没有办法,再厉害的女人也怕坏男人死缠烂打。

  关好了门,我搂着成熟貌美的大姨太在幽静的房间里互相挑逗摸弄着,一边观赏起生活片来。“你们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雯丽有些幽怨地一边和我调情一边说着,“为什么呢?”“你看看你身边,有月琴、春花,还有谢娟和我,那些不上台面的就不用再提了。咱们整天围着你、伺候你还不知足,又去把玉凤拉进来。多纯的一个女大学生啊,还是黄花大闺女,上班头一个晚上就被你拉出去糟蹋了,你说你干的这缺德事,为了自己那一点点兽欲的满足,害了这么多的姐妹。”

  听她说得有些过头,我不太乐意起来,“怎么,给你点面子你就想管爷的事吗?”“谁敢管你啊!这世上还有人敢管你吗?”雯丽一听我的口气张牙舞爪像是要吃人,态度有些软了下去,“敢管我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不过你不管我,我可要管管你了。”我看她口气软了,顿时有些猖狂起来,“你看今天这生活片里,人家老外那过的才是人的日子,想干就干,让别人说去吧!男的雄壮威猛,女的风骚放浪,老子可真有些看冲动了,雯丽,老子今天可要好好慰劳慰劳你,灌饱你个小淫妇,看你以后还敢来管老子的闲事!”

  话没说完,我早一把将她按翻在沙发上,扛起还她那还套着黑色尖包头细高跟拖鞋的一双有型有款的大白腿,黑色缎子睡裙一下就张开了,只有一条狭小可怜的丁字裤还在掩护着无助的女人,我伏下了身子,硬梆梆的鸡巴一下就挑开了粉红的丁字裤干了进去,雯丽被放空了两天显得有些饥渴,刚才又彼此摸弄了半天,情绪早就被挑逗起来了,下面红艳艳的骚逼也湿润滑腻,这一枪顿时爽爽地干了进去,这时候她哪里还想管我的鸡巴事,在我的身下一边努力迎合着一边发出了淫荡勾魂的呻吟声……。

  玉凤来得正是时候,工作开始忙了起来,“生命原液”的销售日渐好转,各个销售片区都有些打开了局面。由于这个产品是老孙多年行医积累的经验荟萃,加上我不把利润看得过重,效果好价格又不贵,虽然没打什么广告但销路很快打开了,经销商也很踊跃积极,弄得雯丽这边简直有些忙不过来。

  由于“碧潭飘雪”的位子有些偏,处理相应的业务不太方便,雯丽经常带着玉凤和谢娟到飞龙市内办事处安排工作,那里原班人马早就散了,现在由赵志搭了一个班子有五六个人,已经完全转交给雯丽来管理。

  我则每天带着月琴和春花到飞龙厂去看看生产情况。龙丸的生产一直都很正常,像麻黄素之类的原料在化工市场很容易就可以买到,生产工艺也不复杂,技术原就是一层纸,捅破了一切都显得很简单。但销售方面听赵志说和“老爷子”一直合作有些不太愉快,加上最近新出来一种K粉配上冰毒都更成瘾,比较好卖,这样我们单一产品的销售利润有所下降。但不管怎么说,搞这个来钱还是最快的,尽管现在竞争开始激烈起来,其利润空间和“生命原液”比起来还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辛苦了一周,到了周末的晚上等到八点半,我将住在四楼的三名长腿高挑、靓丽迷人的大美人叫到了我的房间,说最近大家辛苦了,要开个小型烛光舞会轻松一下,同时欢迎玉凤的到来。雯丽和谢娟当然很高兴地表示赞同,玉凤也说不出什么反对意见来,今天开这个舞会我其实是想找个机会好好收拾一下玉凤,让她更听话一些。

  玉凤这小妮子这几天都躲着我走,又时时拉着谢娟一起。害得老子一腔欲火起来只好找月琴春花她们消火,否则还不憋死我啊!不过幸亏有飞龙厂数一数二的两大厂花随时在我身边供我消遣泻欲,骚姐儿月琴风骚识趣,甜妹子春花甜美温顺,两大美女想插哪个洞就插哪个洞,想怎么插就怎么插,论容貌虽然她们虽也不差,但气质上就差了点,在飞龙厂算百里挑一的头牌,但和玉凤、谢娟站在一起就比出了高下。

  雯丽接过我的话笑着说,“最近大家辛苦了,玉凤虽然刚来,但表现也不错。今天难得领导高兴,干脆我们都好好打扮一下陪他。谢娟和我就穿晚礼服吧,玉凤你可能没有,我觉得上次你的那套紫色套裙满不错的,就穿那个吧。跳舞穿高跟拖鞋可不行,我们都穿”蔓缇丝“的高跟包鞋吧,这样统一起来更有味道一些。”谢娟一听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玉凤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

  听到雯丽这句话,我心中如有鼓撞,妈的,上次来应聘的时候还只能看的玉凤那双绝美的高跟浪蹄,今天就要亲手亲嘴零距离亲密接触,甚至还可以直截了当用我的大鸡巴来品味这名气质出众的高跟靓女了呢,想到这里就有些按捺不住心中激动,心想玉凤小嫩妞这个礼拜还不知要被我骑在下面打上多少炮呢!

  我住的卧室足有近三十平米,除了放了个两米宽的大床外,靠窗一溜天鹅绒的转角沙发,没有摆放茶几,这样围出了一块不大不小的舞池出来,跳交际舞嫌小,但搂着美人儿跳点贴面舞、黑灯舞什么的正好。

  柔和的灯光里飘荡着一些缓慢轻柔的旋律,空调里吹出的是一片暖流。雯丽先进来了,她今天身着一身深红色的吊带低胸缎子长裙,上面现出深深的乳沟、粉嫩的酥胸;下面由于是双边高开衩的,两条裹着棕色丝光长筒袜的玉腿性感逼人,若隐若现一直亮到大腿根儿,下面一双黑色的扣带后空高跟包鞋更衬托出玉足性感的曲线,细高跟不高不低,正好令其乳凸臀现,手上戴着长及肘部的红色软缎长袖笼,全身显得美艳撩人。

  我一看就兴奋异常,趁其他两女还没有过来,干脆搂在怀里直接将手探进了乳沟。“戴没戴奶罩啊?”我下流地问着,她饶是风骚过人但听我这句脸也红了,“戴了,是三/四罩杯的,托着下面的那种。”我一听真是高兴,搂过来就要亲嘴,但这时门开了,谢娟和赵玉凤一起进来了,雯丽连忙推开了我,毕竟我们还没有当着玉凤的面亲热过。

  娟儿今天身着一套和雯丽几乎同式样的吊带低胸白色缎子高开衩长裙,手上的长手套一样质地为绸缎,一身雪白,更显得肤白娇嫩,清纯甜美可爱。玉凤的打扮就没有她们那么大方性感了,穿着那套紫色的长袖针织套裙,化了淡妆的小脸上显得唇朱齿白眼大撩人,两女都是一色的高跟包鞋,站在那里浪态初现,让我很是可心。

  今天晚上考虑到怕把玉凤这个小雏儿给吓着,月琴和春花就没有上来了,由谢娟客串服务员,她将窗帘拉好,点了三支浪漫的水上红烛,将整个卧室映得很有气氛。我又让她拿来三枝法国红酒给大家倒上,简单说了两句欢迎玉凤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以后,舞会就算开始了。

  我们先坐在沙发上慢慢品酒,玉凤酒量很浅,很快就粉面潮红、娇美欲滴了,我看得实在喜爱,便把她拉了过来,一手搂着她的细腰和她浅语低吟起来。

  雯丽和谢娟喝了酒以后春情上面,看我不大想招惹她们,便互相搂了在小舞池里跳了起来。只见两女全身跳着跳着就贴在了一起,活像两条不断扭动的美女蛇,处处突出自己曲线的动感,舞动中的双乳和圆臀互相呼应,搔首弄姿,搓胸揉胯,造就了一个令人迷幻的性感气氛。

  看着她们跳得风骚动情,我也忍不住站了起来,先拉着雯丽跳了一曲,荡夫淫妇配合尤其融洽,她柔若无骨一样趴在我怀里,我则一手拍着她裸露的雪白背部,一手慢慢揉弄着她丰满的屁股,让下面紧紧贴合在一起,而上面则情浓深吻享受着白领丽人的温馨和浪漫。

  等到谢娟跳的时候,可能是被放空好几天了,这名艳妾今晚动了真兴,显得十分风骚妩媚,全身如同一条美女蛇样贴着我摩肩蹭胯,上面软缎长裙下丰挺的奶子在我的胸脯上蹭来蹭去,下面套着白色缎子长手套的嫩手在我的胯前和屁股上摸来揉去百般挑逗,漂亮的脸蛋上大眼迷离勾魂,红润的舌头舔着嘴唇,骚样让我一下动了邪火。

  酒酣情浓春意起,终于我将玉凤拉起走到场中,“我不怎么会跳啊”,她娇羞地说着,“别怕,我来教你。来,把手搭在我的双肩上,”我很有耐心地指点着,搂紧玉凤的不堪一握的杨柳细腰就跳了起来。

  跳冲动以后,我再也忍受欲火的煎熬了,逐渐放肆起来,将她越搂越紧跳起了贴面,让她的一双玉臂将我的脖子裹住,粉嫩的脸蛋紧贴在我的脸上,那一对颇具灵性的翘翘玉乳顶在我只穿一件睡衣的胸脯上。

  但我还觉得不过瘾,双手抱着她那香喷喷的臻首强迫着和她亲小嘴咂嫩舌,玉凤开始有些不愿意起来,可能不愿意当着雯丽姐被我轻薄吧。才跳了不一会儿,欲火焚身的我越来越显露出本来面目了,前面用大鸡巴顶着她的粉胯,后面两手紧紧搓揉着两瓣嫩屁股,连小腹也没留下空隙,随着音乐慢慢挤压着、转动着。

  当我最后将手伸进她紫色针织开衫里面想就手撩开小奶罩直接玩弄她那对粉奶的时候,玉凤再也忍受不了我的过度纠缠,毅然决然地对我说,“白总,今天天晚了,我有点累想睡觉了,这就告辞了。”

  但此时我的邪火已经上来了,哪里还由得了她,今晚她可是我案板上的肉啊。我将她反锁双手压跪在沙发上,干脆利索地掏出软手铐将她背锁双手,这下她可就完全丧失了仅存的一点点反抗能力。我让雯丽和谢娟这两只骚货互搂着跳勾魂艳舞勾引我,赏玩着丰乳肥臀柳腰藕臂玉腿的妙曼风姿,搂紧我身边这最撩人的新鲜尤物紧扣狂摸。

  上面的小奶罩早被撩开了,我的魔爪在她的胸脯上畅行无阻,这对粉奶还真的很嫩,好像没有什么人来游玩过,难怪害羞的她十分不愿意让我再次光临呢。下面的针织短裙也被我撩了起来,那带点蕾丝的白色半透明丝质三角裤还有点味道,我将一双魔爪伸进去揉磨着她的屁股和带少许阴毛的粉胯,觉得下面湿润了很多。

  冲动起来了,我粗暴地一把将她压跪在我的胯前,松了睡裤掏出大鸡巴就要往她的嘴里喂,她哪里见过这个架势啊,嘴里连连讨饶说,“白总,别,别……”。我见她不太识相,心想你个小妞爷还制服不了吗?将她拉起来趴在我的大腿上,让她那双白嫩修长的丝袜粉腿套着性感诱人的黑色细高跟儿包鞋在空中无助地舞动,顺势两把剥了她的蕾丝三角裤,露出白生生的两瓣嫩屁股来,一边用手在上面狠劲摸着一边威胁她,“你是张不张嘴啊?”“不……不……,”她无助地蹬着两条高跟长腿想站起来。

  我使劲在她那小屁股蛋子上干了两下,相信这个杭州小美女自出娘胎没受过这么大的罪,直打得她鬼哭狼嚎、没命地讨饶,“你是吹还是不吹?”我恶狠狠地问,这下她痛哭着不敢说“不”了。

  “雯丽,把我的家伙拿来,”雯丽拿了一个小皮套过来,我用手一按,一把寒光闪闪的苏式特种战多用匕首就跳了过来,这还是当初新疆伊尔汗给我的拜师纪念呢,今个儿又派上了用场。

  “你再不张嘴老子今天就破了你的相,让你这小狐狸精再不能迷别人了,”我用匕首在她的粉面上划拉着,她终于泪流满面张开了双唇,张嘴接客了。

  说真的她的口技生疏,我的大家伙一进去就日得她口水、泪水、淫水三水长流,好几次都要发呕的样子。不过大鸡巴在这杭州美女的初经人道的小嘴里自由耸动着,听着她无奈羞愤的呻吟声,看着她痛苦羞涩的娇俏模样,还是比较来感觉……。

  这时候,雯丽拿来了摄像机,谢娟则用上了数码相机,我一只手撩开玉凤飘逸的长发,牢牢压着她的臻首,露出她含吃鸡巴的又羞又骚的小模样拍特写,另一只手解开她的针织开衫,扯开她的奶罩熟练地玩弄她胸前一对玉兔儿。说真的,背锁双手的她这时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美丽的大眼睛,像一头没有知觉的淫具一样任我们摆布她身体的每一部分……。

  我心中想着,就是要这样或是干她,或是射她一脸,再用掌中宝或相机拍下来,那纪录下来的淫荡下贱的模样让她贱得再也嫁不出去,这样小辫子捏在我手里好死心塌地地跟定了我。

  闪光灯一次次亮起,忠实地纪录下了这淫荡的场面,当玉凤痛苦不堪到了极点的时候,我又是日嘴又是捅她的喉咙,也兴奋到了巅峰,猛然间,一切都停止了下来,我已经在她那纯洁稚嫩的小嘴里发射了,腥浓地干了她一嘴,然后强令她一口吞下……。

  我松了她的手,让谢娟陪她到卫生间去漱口。洗了嘴后她失魂落魄的样子,被谢娟又搀了回来。我搂着她在沙发上亲嘴咂舌头,下面让谢娟用心伺候着。

  谢娟把她的高跟粉蹄架在双肩上,再低下头去舔她,以方便我观赏。“爷你看,上次被你破了处明显兴奋多了,人家没舔两下,下面滑腻腻流了好多水出来呢,”谢娟一边舔着一边评价着,管她处女不处女,反正现在是老子的马子了,娇羞稚嫩的样子怎么干也来劲。“破了处还好些,这次老子可以长枪大棒地干爽她嘛!”我这样安慰自己。

  这时候,雯丽这样漂亮的女大学毕业生和白领丽人拿了个蛋卷香草冰淇淋过来,只见她缓缓侧身坐在我身边的沙发上,双眼看着我,一边用迷离淫荡的媚眼钩着我的魂,一边伸出红艳的长舌一下一下地舔着冰淇淋,时不时将冰淇淋勾涂在嘴唇上,再舔着嘴唇,就这么没挑逗我几下,已经泻过一次身的我下面一下又痒起来。没有丝毫的客气,我一把将她装模作样舔吃了一半的冰淇淋抢了过来塞到嘴里两口嚼烂吞了下去,张开两腿一把将她按跪在胯下沙发前,将刚从玉凤口里退出来粘满口水精液又大又长的鸡巴塞进她的嘴里让她淫荡上道地吹着箫。她的口技可好多了,吹得让我飘飘欲仙很有感觉呢。

  我搂着玉凤亲嘴咂嫩舌,再摸奶掏胯揉屁股,无所不及地玩弄着她。下面有雯丽吹箫助兴,而翘在谢娟肩上精美的黑色高跟包鞋和白嫩的丝袜粉蹄相映成趣、伸屈助兴,顿时让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我推开下面的二女,剥光了玉凤身上基本是摆设的衣服,让她仅套着长筒丝袜和高跟包鞋,长发披散着狗趴在沙发前的地毯上,挺枪从后面狂日进她湿滑的嫩穴里,干得她直翻白眼,差点闭过气去。这时候,谢娟懂事地在我身后为我推起了屁股,而雯丽用香茶漱嘴后跪在前面,一手掏摸着玉凤的嫩奶子,一边和我亲嘴助兴,这美妻现在是越来越懂事了呢!

  玩了一阵子,我把玉凤拉到了床上,让她仰卧在上面,分开两条白嫩的长腿让我日老汉推车,后来又侧躺着从后面打背枪,这时候谢娟贴到了我的身后,先在我背后磨奶摸鸟,最后曲了身子为我玩“加磅”、舔屁眼,雯丽则在对面伺候着,她和玉凤的四只奶子夹着我的两只手享尽了温柔,而下面则用纤纤玉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玉凤的阴蒂和我的鸡巴,这种“巨无霸”式的玩法让我很快找到了感觉,身子一硬,浑身发热,终于又一次射在了玉凤粉嫩的身子里面……。

  玉凤就这样被我收服,和谢娟一起成为我的小蜜,也成为了胯下我的一对玩物。想到昨天还是路人的绝色美女,连碰都不能碰一下,而今偶然进了我的门让我关门打了拿下,任我骑、任我干,再不敢说“不”,我就特兴奋,没日没夜地喜欢拉着她打炮,又从不戴套子肉碰肉地干真军,吓得这小姑娘没到一个礼拜避孕药都吃了快一瓶,后来还是谢娟看不下去告诉了她一席话才多少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