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粱地里露水湿 - 第74章手伸进裤裆里

  社员对前面几个人的诉苦不感兴趣,听小白鞋这么一说,跟着起哄:“对,你下去,让小白鞋诉苦,她家苦大仇深。 ”工作组员看到这场面不知如何办,因为小白鞋不是工作组指定的诉苦人,怕她诉错了苦,他们看着组长杨北安,让他表态。杨北安心里明白小白鞋心里屈辱和仇恨,同时也感到今天的诉苦会效果不理想,没有把群众情绪调动起来。于是他挥挥手说:“好!小白鞋,你诉苦吧。

  小白鞋哭诉着说:1960年2月,我家6口人饿死3口,公公婆婆和小叔子。我小叔子饿死在水利工地,尸体我也没见着。公公婆婆得浮肿病,卧床不起,不能下地劳动,柳书记说不劳动就不给饭吃,结果3天就饿死了。我和女儿拖着浮肿的腿去拼命干活,一天才给二个糠馍,一碗像水一样的拌汤。记得是2月29日那天晚上,我实在是饿急了,想到大队食堂偷馍吃。走到食堂,从窗户看到柳书记和几个干部正在吃馒头,还有炒鸡蛋。我闻到香味就不想走了,心想,无论如何也要偷个馍回去让我女儿尝尝。她已经16岁了,一年多没有 ]柳书记问:谁?我说是我,小白鞋,迅速把馒头揣进破棉袄里。

  柳书记走到我跟前问:你记又说:“你再把裤子脱下来,让我看看!”

  我没办法就把棉裤脱了,之后他又让我脱内裤,我又脱了。然后他就禽兽般地强奸了我,足足糟蹋了我半个小时!他糟蹋完我又问:你女儿的奶子有你的大吗?我回答:她瘦的已经没奶子了,和男孩子一样了!他又说,明晚把你女儿送记,我女儿已经瘦的一把骨头了,他是经不住你的糟蹋的,求求你放了她吧!他说,你别不是抬举,如果我以后时不时地给她吃的,让她饿不死,就是发善心了。你想想啊,要是你女儿饿死了,扔到乱死岗子去,那她不被糟蹋还有啥用?

  我还是求他说,就算我答应你了,我女儿也不一定愿意的,她不会来的,你还是不要打她的主意了!他说:“她不来不怕,明晚我去你家里过夜,只要你们把屋子让给我就行了,你女儿愿意不愿意,也不用你管了!他第二天晚上真的去了我家,问我女儿,你你应该知道我今晚来干啥来了吧?我女儿吓得要死,叫道,不要我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动我!他对我女儿说,不要?你把我给的馒头也吃了,还想说不要?你吃了我的馒头,这回该轮到我吃你的小馒头了吧?啊?虽然你的小馒头没发起来,可是我相信味道也会不错的!我女儿哀求说,柳书记,我吃了你的馒头我以后会报答你的,我求你了,不要动我啊,我才十六岁啊!”

  他说,丫头,我今晚就要你报答我啊M因为你十六岁啊,我才稀罕呢,你要是六十岁,那我还不要呢!不要和我扭头别棒的了,快点把被褥铺上,今晚我搂着你睡!

  我女儿怎么求也没有用就开始强奸我女儿。把我女儿足足糟蹋了一夜!我可怜的女儿啊,足足两天没起炕,里面肿的连尿都撒不出来。

  小白鞋哭诉完了,就泣不成声。她哭了一会,疯了一般走到柳奎跟前,指着他的鼻子问:柳书记,我没有冤枉你吧。我被你糟蹋了还不满足,还糟蹋了我十六岁的女儿!我们全大队多少女人被你搞过,你说说!

  小白鞋在诉苦过程中,边说边哭,全场不少社员跟着她哭。柳奎低着头,不敢正眼看她,身子在发抖。

  这时,一个衣衫褴褛的汉子,站起来走到柳奎跟前,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拉到会场中心,罚他跪下,他不跪,就狠狠踢他,踢的很重,他“哎吆”一声,终于跪下了。

  杨北安感觉局势要失控,有些紧张,站起来说:“大家可以对他批斗,但是不要打人!”

  小白鞋看见柳奎跪在她跟前,她不打、不骂、也不踢,而是看着他。过了几分钟,她突然蹲下身,手伸进柳奎的腰间,双手使劲一拽,将他裤腰带拽断,右手伸进柳奎的裤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