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小村的风流韵事 - 第11章 捉奸在床

  王宝做了个美梦,梦见一个女人钻进了自已的被窝,紧靠在自已怀里,还用手捉着他的命根子,这女人的模样一会儿象是公安局长的老婆,一会儿又变成了兰姐的样子。

  他一激动,就紧紧抱住了她,只觉得她的身体柔软而温暖,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下面的小家伙立刻就膨胀起来,硬硬地顶在她的两腿中间,双手也开始在她身上摸索起来。

  睡得正香的小依溜一下子醒了过来,睁开双眼就看到老师紧紧地抱着自已,双手在她的胸脯上摸索着,还有样硬硬的东西顶在自已的羞处。

  她立刻反应过来,老师这是要日她了。她既慌乱又害怕,又有些隐隐地期待,却还是勇敢地挺起了小胸脯,任由老师的手在她稚嫩的小乳包上尽情的搓揉着。

  王宝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是刚尝到女人味的小初哥,对男女之事充满了向往和渴望,怀中抱着个娇嫩的女人,哪里还控制得住,在她身上摸了一会,就去扯她的裙子。

  可是小依溜穿的是系了腰带的罗裙,王宝扯了好半天也没弄下来,小依溜见状,羞答答地自已把罗裙的解开,王宝迫不及待地把手探到她的两腿中间,只觉她那里光溜溜的一条细缝,顶端隐隐地有几根细软的茸毛……

  此刻王宝的小弟弟早已硬如了钢铁,恨不得立刻便钻进那处美妙的花园妙地,好好地发泄一番,他也没有多想,猴急地脱了裤子,翻过身压在小依溜身上,挺着小家伙就往她那里顶去。

  小依溜虽然还小,便也知道女孩子的第一次都是会疼的,她慌乱地闭上了眼睛,紧张地抱着老师的腰,双腿却是情不自禁地向两边分开,默默地等待着老师的进入。

  但小依溜年纪还小,那里太过紧窄,王宝又是个没什么经验的小初哥,龟头在少女的阴户口来回地顶了好一会,却始终也没有找到入口,反倒弄得小依溜生疼。

  小依溜红着脸羞怯怯地说着:「老湿,你轻一点好吗?」

  『老湿』两字如惊雷一般将王宝给惊醒了,睁眼看去,躺在自已身下的既不是公安局长的老婆,也不是兰姐,而是村长的女儿依溜,吓得他立刻惊叫起来:「啊,怎么是你?」

  这时侯天还没完全亮,村长正抱着老婆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动静,村长立刻醒了过来,象闪电一样从里屋窜了出来,一把掀开被窝,见王宝光着身子正趴在自已女儿身上,立马就把王宝给揪出了被窝,恶凶凶地叫道:「好啊,小王老湿,我好心让你在我家睡,你居然敢趁机强奸我姑娘。」

  王宝当场就傻眼了,结结巴巴道:「不是,村长,我……我没有强奸你姑娘。」

  「你没强奸我姑娘,那你怎么会光着身子,把我姑娘按在你被窝里?」村长瞄了眼他的下面,有些羡慕他的家伙居然比自已的还大。

  王宝赶紧捂住了自已的家伙,他到现在头还是晕的,还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了眼绻缩在被窝里的依溜,还真的以为是自已喝醉了酒,把小依溜给强奸了,吓得他脸都白了:「我昨天晚上喝多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醒来就发现你女儿躺在我被窝里,村长,我真不是故意的。」

  村长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很开心的样子,问女儿道:「依溜,你们小王老湿是不是把你给日了?」

  依溜想了想,摇了摇头:「老湿他没有日我。」

  「他都把你拖到一个被窝里了,怎么可能会不日你呢?」村长一愣,「依溜,阿爸问你,你们老湿有没有把他的那个东西日到你尿尿的那个洞里面去?」

  「没有,」依溜羞红了小脸,低低道,「老湿就是……」

  村长急忙问:「他就是什么?」

  依溜捂住滚烫的小脸:「老湿就是用他那个东西顶在我的下面,并没有日进去。」

  村长气得吐血,恨不得给自已女儿一巴掌,这个蠢姑娘怎么就不会帮他弄进去呢?

  村长眼珠子一转,松开手放了王宝,把他撵进了被窝里和自已女儿躺在一起,问王宝:「不管你日没日我姑娘,反正我姑娘都已经是被你玩了,小王老湿,你说怎么办,是不是要我去报告公安局把你抓起来。」

  一听到『公安局』这三个字,王宝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村长,你千万别去公安局告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村长坏笑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那我就不去报告公安局了。」

  王宝急问:「不管什么,我都答应你。」

  村长道:「只要你肯在我们寨子里安安心心地教三年书,那你玩我姑娘的事,我就不去报告公安局了。以后,你要是想在我们寨子上门,你想找哪个姑娘做老婆都可以,要拿我姑娘做老婆也行。」

  小依溜闻言,既害羞又欢喜,赶紧缩了缩身子,把脸躲到了被窝里,却被老师的那个东西顶在了自已的光溜溜的小屁股上,这才发现自已和老师的下面都还赤裸着,急忙把裙子拉了上来。

  王宝一听要让他在这个穷不拉几的地方上门,这可比让他做牢还难受。他一着急,就把真话说了出来:「村长,我真的不是什么老师,我也不会教书呀!」

  村长哪里肯信:「你不要想骗我,你要不是不同意,那我这就叫民兵来把你送到公安局去。」

  说罢,村长装模做样地让他老婆去村里喊民兵。

  王宝急忙道:「好好好,我答应你。」

  村长顿时喜笑颜开:「这就对了嘛。」

  王宝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先答应了他再说,反正腿长在自已身上,到时侯我找个机会偷偷溜走就是了。

  哪知道村长早就防到了他的这一手,一把夺过了他的裤子,就去他裤兜里搜了起来,很快便搜出了他的手机和钱包。

  村长拿着他的手机,很是好奇地玩弄了半天,这才依依不舍地放了下去,手机虽然是个好东西,可是村长却玩不来,在这山里也用不了,也就跟块废铁没什么两样。

  接着村长又打开了王宝的钱包,将他的身份证拿出来装进了自已包里,接着又看到里面还有一张银行卡,村长虽然不识字,但也知道这是用来存钱的东西,也一并的把它给没收了。

  村长这才对王宝道:「这两个东西先放在我这里,你什么时侯要走了,再来跟我要。」

  王宝这会真的傻眼了,这两样东西可都是他的命根子呀,没了身份证和银行卡,他就算逃出了这个破地方,他也没地方可混了。

  「村长,」王宝哭丧着脸道,「这两样东西你拿着也没用,你还是还给我吧,我答应你,保证在这里老老实实的教三年书,还不行吗?」

  「小王老湿,你们汉人最会骗人了,我是不会相信你说的话的。这两样东西放在我这里,你就不会跑了。」村长笑咪咪道,「依溜,好好陪你们王老湿睡觉,我这就让你阿妈给你们做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