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粱地里露水湿 - 第254章被出卖了

  隋小彩和孙雅静都回家换了平时上学穿的衣服,那个时候,女孩子的衣服也没啥花样,一般夏天都是衬衫和裤子,款式上没多大区别,只有颜色和新旧之分,家境好的女孩子能多穿几件新衣服,家境不好的只能一套衣服穿很久。隋小彩是村医隋大耳朵的女儿,家境比较好,总是穿的比孙雅静漂亮。孙雅静很早亲爹就去世了,靠她三叔孙三猴子和她娘大伙过日子,家庭条件不好,多半穿的很旧。

  两个女孩子换完了衣服又聚在一起。她们为了不引起杨家的警觉,没有去杨磊落家门口蹲守,而是站在杨磊落东院的冯冬梅家门口,那样子似乎是站在门外等冯冬梅的样子。其实冯冬梅却是在大队部里和战斗队在一起呢。两个女孩子站在那里眼睛盯着杨家的门口和这趟村街尽头,一边说些与杨磊落有关的事。

  “小彩,你说冯冬梅和杨磊落真的会分手吗?”

  孙雅静似乎总是对杨磊落和冯冬梅的关系感兴趣。

  “肯定会分手的,杨磊落现在已经是反革命了,冯冬梅会和一个反革命谈恋爱吗?”

  隋小彩肯定地说。

  “你说,杨磊落真的会是反革命吗?”

  孙雅静又问。

  “他都把反革命分子苏小萌救走了,他不是反革命是什么?曲勇说了,抓到杨磊落还要枪毙他呢!”

  孙雅静惊诧地想了一会,说:“有那么严重吗?杨磊落爹还是支书呢,家庭成分还是无产阶级啊!”

  隋小彩左右看看,凑到孙雅静的耳边,说:“我听我爹说,杨支书也十有八九是隐藏的反革命,工作组正在调查他呢,说已经有足够的证据了,说不定哪天就不是支书了。”

  隋小彩是隋大耳朵的女儿,隋大耳朵是曲海山的大舅子,她知道的情况很多。

  孙雅静蠕动着眼睛想了一会,似乎很惋惜地说:“那……杨磊落可真的很惨了啊!”

  隋小彩撩着眼皮看着她,说:“哎呦,你还挺同情杨磊落的啊?你忘记那天他打我们两个的事了吧?”

  “我哪里会忘记啊,要不是他那天打了我,说实话,我以前对他还真的有点喜欢呢!”

  孙雅静似乎有点怅然地说,但马上她又转了话题,说,“哎,你说杨磊落和苏小萌真的有那种关系吗?”

  “那是一定的了,要是没那种关系,杨磊落会那样护着苏小萌?他会那样豁出命去把她救出去?你没听曲勇说吗,他亲眼看见杨磊落和苏小萌在高粱地里做那事了,那还有假?”

  “那你说,会不会是杨磊落和苏小萌私奔了,去哪里过日子去了?”

  孙雅静突发奇想地闪着眼神。

  “那也说不准呢!很有可能!”

  “要是那样,我们在这里不是白等吗,杨磊落还能回来吗?”

  孙雅静又若有所思地说。

  “队长让我们看着,我们就看着呗,管他回来不回来呢!我们是在执行任务!”

  隋小彩似乎是很自豪地样子。

  两个人正说着的时候,一扭头,两个人都惊呆了,村街的不远处,正有一个骑自行车的高大少年向这里驶来,两个人都惊讶地叫道:“杨磊落!”

  两个人想躲都来不及了,杨磊落已经就要到她们身边了。

  两个女孩子掩饰着心里的慌乱,急忙整理一下衣服,站在那里装着往冯冬梅家院子里看的样子。

  杨磊落到她们身边停下来,一只脚点地,很警觉地看着她们,问:“你们两个站在这里干啥?”

  “我们……在等冯冬梅啊,咋了,你管得着吗?”

  隋小彩用不友好的眼神狠狠地瞪着杨磊落。

  “等冯冬梅?你们不是在学校的战斗队里吗?今天这个时候咋还没去参加革命啊?”

  杨磊落一方面是好奇,另一方面也含着讥讽。他心里当然记得这两个女孩子上台去揪斗苏小萌的可恶行为。

  “我们……就想去学校啊,还没走呢,我们这不是在等冯冬梅出来吗!”

  孙小雅没有像隋小彩那样对杨磊落敌意,但她也是为了麻痹杨磊落,当然不能让他知道战斗队已经来夹皮沟战斗的消息。

  杨磊落想了一会儿,也没心思和她们多说什么,就骑着自行车拐进自己家的院子去了。

  见杨磊落进了他家的院子,隋小彩和孙雅静又稍微等了一会,感觉他已经进屋了,就急忙去大队部向曲勇汇报去了。她们两个暗自庆幸运气真好,刚蹲了这么一会就等到杨磊落了,可以向曲勇请功去了。

  杨磊落一夜未归,他不知道家里该有多惦记着,放下自行车就急匆匆地进了屋子,自家的西屋还是空着,他把书包放下就急忙进到小婶的东屋。

  崔花花刚把睡了的孩子放到摇篮里,似乎听到有脚步声和开门的声音,她心里一阵紧张,还以为曲勇又带人来抓杨磊落了。她正要出去看的时候,杨磊落却意外地推门进来了。她梦魇了一般立在那里。

  崔花花确定面前站着的是杨磊落的时候,她就冲动地上前抱住他,颤着声音说:“大磊,你去哪里了,你都快把我急死了,你爸妈和我昨晚都为你担心的没睡好觉!”

  杨磊落急忙说:“难道王大刚没来家里告诉你们吗?我让他放学给家里捎个信,说我昨晚有事不回来了啊!”

  杨磊落昨天确实让和他关系不错的本屯子的同学王大刚给家里捎信了的。

  “王大刚是来了,说你有事不回来了,可是我们还是担心啊,你从来没有夜里不回来过啊!”

  崔花花还是紧紧地抱住他,她对杨磊落的关系几乎已经超过他的父母了,他们两个毕竟已经不是一般的关系。

  杨磊落低着头,很愧疚地说:“都是我不好,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崔花花急忙说:“现在说这些还有啥用啊,你到底昨晚发生什么了?听说你把苏小萌救走了,怎么回事啊?”

  杨磊落顿时一惊,问:“小婶,你怎么知道的啊?”

  杨磊落本来还不想把昨晚发生的事和家里说。

  “我能不知道吗?刚才曲勇带着两个民兵都来抓你了!说你是反革命,是叛徒!”

  崔花花急的都要哭。

  杨磊落顿时就是一阵惊怵,问道:“曲勇带着民兵来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杨磊落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不免有些恐慌。

  崔花花就把先前曲勇带着民兵来的情形和他说了,还告诉他听说红卫兵已经来夹皮沟造反了。之后又急忙问:“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苏小萌她怎么了,还要你救她啊?”

  杨磊落不能隐瞒,就也把自己救苏小萌的情况说了,当然他不能说和苏小萌一夜云雨情的事情,他主要突出苏小萌是被陷害的,被冤枉的,自己不救她,她就被那些禽兽给糟蹋了。

  就在崔花花还想问什么的时候,她无意中往窗外一瞄,惊叫起来,说:“大磊,你快跑,又有红卫兵来抓你了!”

  杨磊落往窗外看的时候,果然见有三四个红卫兵兵正闯进院子里来。

  杨磊落此刻的第一反应就是,隋小彩和孙雅静把自己出卖了……